上海古玩经营协会

精品介绍

和田玉魅力之水墨青花

发布日期:2014-03-06 13:41:18    点击率:820

       青花玉是从颜色上对和田玉的一种划分。但是查阅历史古籍,和田玉的色彩只有白、青白、墨、碧、青的描述,并没有“青花”一词的记载。问及专家“青花”的来历,他们干脆回答说:“那纯粹是新疆人的叫法!”。

        的确,翻遍玉器图谱,那些被新疆人视作“青花”的玉,往往被称之为墨玉、青玉、双色玉、俏色巧雕等等,根本没有用“青花”来形容玉色一说。只有在新疆人编辑出版的玉书中,赫然将“青花”列为玉的一个品种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新疆人为何要坚持“青花”的叫法呢?是孤陋寡闻还是坳扭偏执?抑或是他们标新立异、独具慧眼?回答这个问题前,先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被称作“青花”的典型玉色。

        公认的青花玉一般是由墨玉和白玉两种颜色的玉组合而成,即“青花”是对一块玉石上墨、白两色的整体叫法。这一点与青花瓷相同,青花瓷一般由青、白两色组成,“花”亦非花,“花”亦非色,实际的主导颜色是“青色”。

        青花玉借鉴了这种称谓,黑(墨即黑)、白两色以墨色为主,白色为底子或点缀。但青花玉与青花瓷不只是名称的接近,更为相似的还在于它们的内在情趣意韵。

        单纯与纯粹是“青花”的特性。只有一黑一白简单的色彩对比,结果反而使两种玉色显得愈加单纯,恰似青花瓷的纯粹。

        经典的青花玉黑白分明,犹如浓烈的墨汁才滴入纯净的静水之中,墨色滚动翻腾,却又不离不散,似动若静,寓动于静,分合有界,却又浑然一体。那种流质般的意蕴意境,充满了哲思禅机,当你忍不住想进去探个究竟时,那浓墨却“一缕飘散,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正是这种优雅、流动的单纯,让你无法看透,让人难以琢磨,并因此充满了挥之不去的神秘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浓重的墨色在凝静的白玉中吐纳时,伴随着“青花笔锋浓转淡” ,另一种清逸悠远的境界怡然而生。青花玉的墨色亦如青花瓷的青色,浓淡干湿最终将世间万物的斑斓色彩概括为由白至黑的不同层次,充分满足了观赏者对色彩的想象与向往。不同的色彩还构成了明暗不同的光元素,一黑一白、一明一暗的色光组合,幻化出无尽的立体时空画卷。

         专家们考证,青花瓷的构图与着色风格来源于水墨画的启示和影响,傅抱石在《谈艺录》里《中国画的特点》一文中说“中国画以墨色为主调,因此就利用空白与墨色的黑形成对比,墨是实,白是虚,虚实对比,以实代虚,虚中有实,虚实结合,化实为虚……造成无穷的空间,给人以咫尺千里的美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由黑白构成的青花玉的图案,往往就是一幅幅天然绘就的水墨国画。在新疆的一些玩玉、玩石的藏家手中,青花玉类的画面石是一个重要品种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图案无奇不有;颜色与形状结合,可以摆设成动物、果蔬、人体、风景;玉石工匠们当然不甘落后,他们更是巧夺天工,利用黑白虚实、阴晴明暗,雕琢出了无数品位独特的玉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大自然的造化让人无法不对它称奇敬畏,在亿万年前造山运动中形成的和田玉继续体现着这些神奇。墨玉是在白玉形成的过程中渗入了石墨元素所致,石墨中如果含有铁元素,或者玉石在有铁元素的环境中浸淫过久,玉的表皮就会染上一层氧化铁,形成褐红色的玉皮。带皮的青花玉籽料以红皮居多,新疆人将由红、墨、白三色组成的青花玉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叫“刘关张”,取自三国故事中的“桃园三结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独有偶,在青花瓷的家族中,有一种叫做青花釉里红,俗称“青花加紫”,它采用在青花间用氧化铜为着色剂的釉里红色料加绘纹饰,使画面的色彩青中有红,红中泛褐,层次更加分明。而在水墨画中,水墨浅绛画似乎也与红皮青花玉、青花釉里红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   青花瓷、水墨画的魅力,在于它们清雅的个性,幽独的气质,空灵的意境,淡泊的力量。和田玉中的“青花”天然具备了这些审美元素,它只是借用青花瓷的名称特色与水墨画的审美意趣,在和田玉中“独树一帜”。

 

      如果从存在的时间先后顺序讲,青花玉在先,水墨画次之,青花瓷在后,谁能说青花玉对后二者的出现、形成没有启示与影响呢?

       新疆人依据近水楼台的优势,在长期与和田玉的亲近中,认识、挖掘出了青花玉的品种,虽然目前还没有得到专家的承认,在民间却得到了广泛的认可。
 
       前几年,青花玉料并不值钱,但是北京的玩家对青花玉的钟爱并不亚于新疆人,在他们的追捧下,青花玉“后来居上”,目前上好的青花玉价格甚至可以和羊脂玉比肩了,一些新近出版的论玉书籍也开始使用“青花”一词了。